AD

问我本心

       已经旅行归来好久了,也从新开始了工作,昨天一个周末,突然感觉,有必要回忆一番,这两个月,发生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从那天晚上下火车,独自穿行夜晚的郑州,知道天边微明,路边的人以一种我理解或不理解的眼光看着我,我也不断向前,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到找工作时的彷徨,强烈重新回到那片土地的渴望。到北京借住面试的孟浪。没吃到2U的可乐鸡翅,因为她这个“别样疯”的“如此女子”,在我到达前一天以一种我认为决绝的态度,去找她的老灭了。躺在她的床上,我想着,她现在又躺在别人的床上,这个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再到在北京收到弟弟的消息,我发现我竟然一如那个时间的我,抱着不存在的幻想。去努力向前,一直走到了前面冰冷的墙壁,还在想自己有穿墙而过的异能。我终于还是告诉了老妈辞职的消息,并且回到了那片故土,在市里,一切似乎没有变化,但一切又都变化了很多很多。我抛开那些繁华的梦,依旧独自在这个小城熟悉的穿行。把卡里剩余的钱取出来,帮弟弟交了复读费。

       再到回到老家,雨后泥泞的路,翻盖的房屋,以至于我找不到回家的路,只好先从一个偏僻的小径,走到自家门前,然后又退回,推着车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再到返回市里,在新家住了一个晚上,再次回到北京,最后一搏,山重水复,到柳暗花明。找到了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短短两个月,不是这些简单的文字所能记录。仅仅一个徐公子胜治的天地人三部曲,也有很多的感悟。昨天的心念一转,也是一片博文。那些会于他出安放,此篇仅作为一个提醒,或者偷懒的里程牌,为以后安放那些文字时,无法想起提供便利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简单粗暴导出小米便签

我——终于一个人了

Ubiquiti_Networks_UniFi_Cloud_Key_authed_rce